FC2ブログ

Home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他人的自傳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Comments:-

Comment Form

Trackback+Pingback:-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
http://elevencat.blog111.fc2.com/tb.php/150-8df9aa4c
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from ERROR 404

Home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他人的自傳

Home > 梦话 > 他人的自傳

他人的自傳

記錄一碗有著會動的餐蛋的餐旦面,沒有什麼出奇的。
但是,記錄有關黃子華的日誌,就稱得上是偉大的自傳。

認識這個叫黃子華的人的時間,可以說長,也可以說短。短在,從開始對他有興趣到現在,按月份算,十個手指數得完。長在,我已經記不得第一次看的SHOW是哪一場,也不記得是什麼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進而第一次看了他的SHOW。
第一次接觸棟篤笑,是在一次機緣之下,去看了瑞文的SHOW,“哦,這就是棟篤笑。”
之後,我知道了,黃子華是一個做棟篤笑的年輕人。
而當我一時興起,去查閱了相關資料,看著上面的年月時間,以及那個“棟篤笑鼻祖”的稱號時,認識上的時間軸突然被扭了個大彎。
我出生在這個年代,首先原諒我太年輕,是一個有空寫寫所謂自傳的學生。
沒有遇到被蘋果砸中的牛頓,沒有遇到被審判的蘇格拉底,沒有遇到說出相對論的艾因斯坦。
但是我居然遇到了,創造棟篤笑的黃子華。

通常一個偉大的“一”,是產生于一個平凡的“零”的驚喜。勇氣與真誠這兩個關鍵字聽起來像極少女漫畫的內容,而這恰恰是我所感受到的,即使這可能只是“西瓜很祛濕”,言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在這場“擗炮唔撈宣言”意味的《娛樂圈血肉史》裏,在那場尖銳的《跟住去邊度》裏,在那場言辭犀利的《秋前算帳》裏,總會讓我感歎這個偌大的舞臺上獨自談笑風生的人,必定是有著“我自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昆侖”如此這般的慷慨就義的心理準備。
那個將要拋棄你的娛樂圈,在你的一場拋棄所有的宣講之後,留住了你。
從stand-up comedy到棟篤笑,這個獨創翻譯詞在我看來,就是“棟系度篤你笑”。
在內地這個少有接觸這類表演形式的地方,總會有人問我,去看黃子華的演唱會?
我會回答,是去看一個人站在那裏講笑話給你聽。於是他就會以一種驚訝而後同情的眼光看著我,搖搖頭,感慨我內心的空虛,卻不知我是去聽一場學術演講,而不是看一個人嘩眾取寵。
是的,是學術演講。
從來沒有一個人,能將“眾生顛倒”這句謁語翻譯得如此傳神,總結得如此精闢。“系啦”定律,“好啊”法則,核心名詞“marvellous”,構成一個黃式哲學系統,幾乎貫穿了所有的演出。
與朋友討論過藝術家有兩種,一種是只為表達自身的思想,而不去顧慮他人的看法;一種是將自身的思想融入到大眾的形式中去,這必是一個難產的過程。
在我看來,後者是更為偉大的一種,因為他所做的是掩埋自身的一部分,而真心為他人。
“篤”有揭穿的意味,也有挖苦的意味。
從一開始的剖心告白,調侃自身,到隱喻著挖苦揭穿人們,我想《跟住去邊度》,或許是一個你終於為棟篤笑貼上了標籤的標誌。
蘇格拉底終日以一個產婆的姿態去與他人辯論,人們厭煩他,因為那種世界觀被推翻的感覺有如分娩時的痛苦。
而所有人卻是樂呵呵地買票去歡迎黃子華來捅我一刀,事後還津津樂道。
可以說,你是一個講笑話的蘇格拉底。
不要驚恐於我將你抬得過高,而是我驚喜於在這個明哲保身的時代,這個嘩眾取寵的娛樂圈,有一個願意嘻笑怒駡著去搖醒世人的人。
人生不像電影,沒有影評,如果有,你這部電影的星級數必定是爆燈的,不一定需要賣座,但一定是一部無雙的好電影。
幸好人生不像電影,沒有影評,所以你沒有投胎到誠哥的家門下,有了今天的黃子華。

你曾說過,你的觀眾是十分苛刻的。
我想說,沒有辦法,這是你養刁了的胃口。
觀眾對於黃生的愛,表現為兩種。一者,是鬥智鬥勇型。二者,是呵護備至型。
原諒我的自私,我願意作為前者,當你在喊出“來吧,來愛我吧”時,我們在期待著“來吧,使出渾身解數來挑戰我們吧”!
然而聖誕的當晚,我們卻如同一群排排坐的小學生,黃sir說1,我們就說1,說2,就回應2。每個人在享受著臺上的人的寵愛,同時也是疼愛著臺上那個人。
然而不管哪一種,都請不要太小看觀眾對你的愛,有多少人,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去學習粵語,去關注香港的時事,所以請毫無顧慮地,傾出你的所有。
對於黃子華的稱呼,我總是願意稱為黃生,黃sir,直呼其名對於我來說,過於熱烈。
因為我相信對一個人的喜愛之情是有額度的,到達一個至高點,額度用完了,便會開始下降,不瘟不火,才能細水長流。
我執意地稱你為黃生,就如同對面門的那個黃姓鄰居,稱你為黃sir,如同中學二年班那個戴眼鏡的數學老師,如此平凡親切。
我可以說,黃生,吃佐飯未啊?但不能放縱自己說,子華,吃佐飯未啊?因為我不能夠讓自己的感情變成我的“冚家產”,抑不能夠讓“偶像並不導人向上”在我身上成真,而是要使自己有一天能夠自豪地說,在這個地球上,我也能算是黃子華的同門師妹。
然而當我站在人群的週邊時,還是把持不住,沖口而出的就是一句“子華”,我看見你抬起頭來往這邊看,於是我只能在講完後,假裝淡定地走遠。
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,之後我那發自丹田的肺腑之言,我在這裏,再說一遍。

我記得,你說“這就是我最後能教給大家的東西了”。
就憑這一句。

黃sir。
黃子華。

多謝你。

Comments:0

Comment Form

Trackback+Pingback:0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
http://elevencat.blog111.fc2.com/tb.php/150-8df9aa4c
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
他人的自傳 from ERROR 404

Home > 梦话 > 他人的自傳

修罗啦
Recent Comments
Recent Trackback
Search
Meta
Links
管理者专用

Feeds

Page Top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